冬目鸢

透明文画手
主产乙女向亲情向
所有图文禁止私自转载。
更新随缘,请不要催更。
称呼随意,但请不要加“酱”字拜托了。
请不要叫大大或太太。
撕逼是禁忌。
感谢留评。

守护

※堀川国广乙女向/亲情向。
※OOC注意。
※避雷注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砰!”

撞上墙壁,后脑传来微凉的质感。

双腿的乏力以及男人的穷追不舍令我放弃挣扎,令人不悦的气息把我圈住,喘息声在楼梯间此起彼落。男人以粗壮有力的手臂、巨大的身形封锁我的去路,脏乱的汗水从其零星的霜鬢上滴落。

关于事况的始末,大概是我被痴汉跟踪至走投无路此等戏剧性的神展开——即是意料之外的、糟糕的事态。

我从来没设想过这种令人反胃的事情会在我的人生中发生,尤其是在自家大楼里,被一个花甲之年的男人以下贱、下流的眼神贴身注视着。

要被这个男人脏污的手玷污了吗?

随男人的脸容逐渐靠近,我的心跳因不安而急速上升,提示我要反抗的警钟在脑中敲响。我欲张开嘴,震动声带拼命大喊求救,但是……

声音发不出来。

一瞬间种种差劲的设想从我的脑海中闪过——我彷佛切换成上帝视角,从天花顶俯视下方淫乱、令人厌恶的水声及性事。

双手被抓住了不能动,剩下头和脚还能用。我简略地分析了一下:头捶明显损敌一千自损八百,不到最后非不得以不能用;用脚需要快狠准,要是不行就 ‘动头’……总之先挣脱再说。

就这样,朝弱点,狠狠地……抬脚向其胯下一踢…!

重心一击,正在目标。

男人因弱点的疼痛放开束缚我的双手。同时,一抹显眼亮丽的红从我眼中闪过——在脑袋当机的短短几秒,男人与我的距离瞬间拉开。我茫然地看着他,像是影片慢放般,慢慢倒地。

“您没事吧?”

黑、红的身影,白色的围巾,无比熟悉的声音令我的不安如同云煙消散殆尽,心跳慢慢放缓。

眼前人的身高和我差不多,然而凜然的背影却在阴暗的楼梯间显得明亮、奪目。

堀川国广,新选组鬼之副长土方岁三的胁差,就这样,毫无先兆地以人形的姿态出现在我的眼前,挡在我和男人中间。

又一个意料之外。

眼看男子并不打算罢休,咬牙切齿,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,欲图上前反击,举拳向堀川冲去。可是不及堀川的身体反应迅速,男子的拳头击中了空气,失去平衡滑稽地倾身朝地面坠落。

预计到事态的发展,或者应该说是出于对长者的关照,堀川极为镇定地抓紧住男人的手,以防其坠地受伤。
“扑通——”男子双脚瘫软跪在地上,发出吃痛的呻吟。

“抱歉,可以请您不要再对她动手吗?若然她受惊了,我会很困忧的。”

堀川朝笑笑瘫在地上的男人,把他扶起。男人看了堀川一眼,连忙甩开方才扶住自己的手,然后带着惊恐的神色落荒而逃。待那个败家犬从视野中消失,堀川转身将视线放回我身上。

大概是我的表情有点呆滞,堀川向我投以爽朗的微笑。

啊……放松下来,脑袋一片空白。

“回去吧。”总觉堀川的眼睛这样说。

于是在一片沉默中,堀川跟着我走上楼梯,到达熟悉不过的家门前。

似乎有什么不对。但又好像一切都很合理的异样感。我在背袋里翻找钥匙的动作顿时停下。

对了……

那份异样感来自身后。

我家本丸的那位堀川还未极化。

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件事实的我猛然转身,彷彿听到一丝轻柔的、微弱的轻笑——我顿时愣住了。

空无一人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话:这个故事是本人三次元真实的梦,梦中的内容大概跟故事过程差不多。醒来的时候我是一脸懵逼的。写文时修改了一些细节,以上。

评论(2)

热度(14)